<零距离主关键词><零距离随机关键词>

发布时间:17-10-0609:36

  或许刘璝本事不及张任,但若论资历和战功可不比张任少,甚至论资历的话,比张任还高,但被排在张任之下,却从未有过半点怨言,这样一个人,绝对算得上忠臣了,此刻却直呼刘璋的名字,很显然,刘璝的立场此刻已经摆明了。

  “错。”法正摇了摇头,有些怜悯的看向刘璋:“到现在还没明白吗?他只是一个诱因,若非军中将士早已对你不满,就算真有此事,又怎会十万大军皆叛?这一切,皆因你无能而起。”

  “一个刘璝,张任能够压得下来,但在此之前,刘璋自己做的孽太多了,王家、赵家、谢家,这些人之所以没有立刻暴动,是因为在军中,缺乏一个足够分量的人,张任能够压下军心,却压不下众心,这法孝直在贾诩那老狐狸身边待了几年,学会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!”说道最后,庞统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。

  诸葛亮的目光在地图上顺着长江往下看去,他已经大概明白吕布的意图了。

  “叛主之贼?”刘璝冷笑的看着刘璋:“我为你鞍前马后二十年,你却趁我不在,私通我妻子,更要暗谋害我,还问我为何纠缠不休,子度可以作证。”

  看着主位之上,一脸失魂落魄的刘璋,一群臣子却没有丝毫怜悯,心中只有两个字——活该,若非刘璋胡搞,凭着那无数险要,怎会让阆中将士皆反,怎会让庞统轻易的带兵轻易进入成都平原,致使有今日之祸?

  • 2020-02-19 03:30:4721:08
  • 2020-02-19 03:30:4721:08
  • 2020-02-19 03:30:4721:06

返回顶部

yjtyjhjethty